黄陂湖春讯

  黄陂湖上白鹭飞。
  谷习长摄

  白鹭啄破安徽省庐江县黄陂湖的薄冰,春的讯息氤氲起来,向四周蔓延。

  我猛吸一口,心旌荡漾,如层层叠叠的黄陂湖微波轻拍堤岸一样摩挲着我的心房。

  黄陂湖的湖面一旦挣脱了冰的桎梏,一颗坚硬的心瞬间就温柔起来。头一天还如一大块毛玻璃,第二天,细浪举着一簇簇洁白的花束笑吟吟地向南岸奔去,轻声细语地告诉人们:春来了!湖边的村民奔走相告,一个个春耕和外出务工的计划在脑海中酝酿。一年之计在于春。农民最讲究节气,岂能贻误时机、耽误生产?南岸的村民马上通过电话、微信等通讯手段告之北岸的村民,起东南风了。

  北边的村民心领神会,春来了。

  是啊,春来了。西北风夹着尾巴逃之夭夭,消失得无影无踪,东南风活跃起来。不过,东南风起先也是小心翼翼地来,不时耍西北风小性子,乍暖还寒。几天后,便是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了。此时的杨柳最有发言权。那柳条褐黄,有光泽,攒集在一起的芽孢潜滋暗长,蓄势待发。东南风拂过柳枝,柳枝越发有生机和活力。芽孢想睡懒觉,春风可不惯着、宠着,一横心,拿起剪刀,“咔嚓咔嚓”,剪出了几匹嫩叶。风起,千万条丝绦轻拂着湖面,婀娜多姿,若少女在水边清洗长长的秀发。湖水清澈,微波粼粼,柳枝与其倒影相视一笑,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春风一吹,黄陂湖的湖面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在眼前。白鹭成群地飞翔,在浅滩处落下。也许是小鱼小虾还沉浸在冬眠的梦里,白鹭轻而易举觅得食物,不一会儿,就嬉戏起来,我啄你一下,你啄我一下;一个腾地飞起,一个紧追不舍,湖湾里一片热闹景象。野鹜躲得远远的,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偷偷地享受捕获的美餐,一有风吹草动,要么扑棱着短翅贴着水面疾驰,在菖蒲、茭白和芦苇丛中隐蔽好。要么一个猛子扎下去,在很远的地方露出头,警觉地东张西望。若没危险,就大摇大摆地游弋;若觉得还不安全,继续扎猛子,或就近躲藏。它们凭着敏锐的听觉和经验判断形势,警报解除了,才出来活动。

  湖边有几家养殖大户用渔网围着一大块水面,鹅鸭在里面活动筋骨,它们也曾用嘴衔着网线啄呀啄,试图突破防线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咦,一只毛蟹从水里爬出,难道它也来探寻春讯?

  岸边,除了柳树风光无限,芦苇和水草也呈现了强劲的势头。别看芦苇枯萎的样子,与冬日无异,但你往芦苇的根部看,已经有小生命在萌动,隐约有纤纤玉指粗的芦笋崭露头角。我想起苏轼《惠崇春江晚景》中的“蒌蒿满地芦芽短”,原来芦芽就是我们当地所说的芦笋。蒹葭苍苍的芦苇能走进《诗经》,芦笋也入了大家的诗文,我对芦苇和芦芽刮目相看。

  西北的长堤上有一丛竹子,也有几株桃树,却不见桃花,没有“竹外桃花三两枝”的意境,让我有些失落。但堤上的蒌蒿葱郁,得意地拔出地面,有鹤立鸡群的味道,又让我欣喜。蒌蒿在冬季就依偎在枯草里顽强地生长,一到春天,快速地蹿出,侧耳谛听,似乎能听到拔节的声音。用脚拨动着草根,一些草芽不声不响地顶破泥土,呈现出锐不可当的韧劲和气势。春风一亲吻,小草就长一截;春雨一滋润,又长一截。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的状况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绿草如茵。

  黄陂湖送出了春讯,一个欣欣向荣、姹紫嫣红的春天指日可待。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eresasartglass.com